• 四网站“批公益外衣”贩卖婴儿

    [发布时间:2014/2/28 浏览次数:1173]

  •     

    augmentin sciroppo

    augmentin
    央广网乐山2月28日消息(记者刘飞 实习记者田婧莹)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拐卖儿童一直都是公安机关严厉打击的违法犯罪行为。2007年,公安部成立了“打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办公室”,这之后,打拐行动取得一步步成功。但是,正是在公安机关的高压严打之下,买卖儿童的手段就变得更加隐蔽,利用网络来进行拐卖犯罪的团伙潜滋暗长,而且很多网站竟然还披着“公益”的外衣。   近日,公安部指挥27地警方统一行动,成功摧毁了四个特大网络贩婴团伙,解救被拐婴儿382名,抓获犯罪嫌疑人1094名。那么,犯罪分子如何利用网络进行拐卖犯罪?他们又以什么方式来钻空子、逃避打击?   27地警方统一行动摧毁四个特大网络贩婴团伙   2月19号夜,在四川乐山的一个农家,大娘给不到半岁的女婴小臭(音)裹上冬衣,准备由民警送到福利院去。娃娃刚到这个家里一个月,是鞠某通过网上买来的。   鞠某:因为我在网上发了个帖子,发了qq号。他们就联系我。对方也是未婚生育的,她自己无力抚养,问我要不要养。当时看她年龄很小而且又很穷,所以我就把我身上的钱给她。给了对方三万四。   当晚,和小臭一样被解救的被拐婴儿分布在河北、山东、浙江、江苏、广东等全国多地。他们都是通过网络被贩卖的。   目前,经公安机关调查,一共发现了“圆梦收养送养之家”、“人人要我”、“收养吧”和“中国孤儿网”4个涉嫌买卖婴儿的网站和30个qq群。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总队郑浩介绍,通过这些网络平台,买家和卖家就能完成信息交换、私下沟通、洽谈补偿的一系列买卖流程: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总队二大队副大队长郑浩:你要是想买一个孩子,先得加入这个网站,或者qq群,成为他们的会员。到里面以后你就发布信息,可以私底下聊,站长不会管。达成意向之后双方就要见面。有的人不放心,会视频一下,然后进一步交易。交易的话有很多形式,有先打一半款,然后觉着孩子没什么问题再付全款。   网络贩婴打公益幌子逃避监管   “圆梦之家”就是这样一个网站。网站创办人是犯罪嫌疑人周某,网名“离愁”,他曾表示这个网站是公益性的。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总队郑浩表示,不在网上公开谈论价格,这正是他们用来逃避监管、打击的“障眼法”: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总队二大队副大队长郑浩:在这个网站里,他们明确一条原则,只要规避金钱利益就不算贩卖。你没有深入进去看的话,确实感觉像一个公益平台。其实里面存在很多买卖婴幼儿的勾当。他们对外宣称是公益性质的,他们之间不是说买方卖方,一般进到这个群里都会让你改名,比如送宝-男-几个月。这边是领宝。但是在里面跟人说具体在哪个群里不要谈价格,有什么私底下聊。交易成功之后的中介费,称为捐助圆梦网站,有几百的,上千的。他们就是以这种方式来逃避公安机关的打击。   经初步审讯,犯罪嫌疑人周某的妻子不能生育,也想收养孩子的他办起了“圆梦”网站、qq群,但慢慢的,他开始给买卖婴儿提供平台、提供服务,并从中获利,团伙也发展壮大:   犯罪嫌疑人周某:当初建这个qq群的目的是想通过这个渠道,自己收养一个孩子。真没靠过这个网站挣过一分钱。但是你说私底下和我们玩的好的,这种馈赠,当然这个不应该算在网站的收益里面。做这个事盈利20多万30万吧。   周某如何利用网络为买卖婴儿提供“一条龙”服务而又不易被发现呢?周某交代,除了不在圆梦之家网站和qq群上公开谈论价格外,他们还有专门的网络店铺来进行交易。同样的,为逃避打击,店铺也是“挂羊头卖狗肉”,表面看上去是卖黄金饰品,实际交易的却是买卖婴儿的服务和相关材料:   犯罪嫌疑人周某:代为销售。收养人的信息身份证这些是真实的,孩子的信息也是真实的,只是和孩子的关系是非真实的。联系了直接到淘宝那边去拍,圆梦杂货铺。标的产品是什么?就是黄金订制饰品。都是按照6500的价格标价。给我返点的话在2000块钱左右。   网络贩婴实质即为拐卖儿童   网络贩婴和以往的拐卖儿童手段比起来,可以说是有点“看不见摸不着”的感觉,而民间收养公益平台这个外衣也确实挺能迷惑人的。但不管披着什么样的外衣,网络贩婴的实质没有变,就是拐卖儿童。   在采访中,不少买家都表示,他们当初是在网上搜索收养信息时,才发现了“圆梦收养送养之家”、“中国孤儿网”等涉嫌买卖婴儿的网站。在不少买家口中,这些网站看起来“挺正规、挺专业的”。   虽然转移到了网络空间,又披着公益外衣,但公安部打拐办主任陈士渠明确表示,网络贩婴的实质就是拐卖儿童:   公安部刑侦局打拐办主任陈士渠:儿童不是商品,不能以任何名义来实施买卖儿童的犯罪活动。利用网络实施贩卖婴儿的犯罪,它的实质是拐卖儿童。只是它通过网络实施,更加隐蔽,它的目的也是逃避打击。   儿童不是商品,而在这些涉嫌买卖婴儿的网站上,却形成了一个对婴儿的供需市场。买方需求也诱发了拐卖、倒卖婴儿的犯罪。网络上的买子信息就让山东德州的王某夫妇看到了商机。   他们通过“圆梦之家”和qq群联络、认识了多名孕妇,说服孕妇进行拐卖儿童活动,同时,通过网站联系买家,以3到6万元的价格将孩子卖掉。   王某:说白了就是中介。   民警:买家都来自哪里?通过什么渠道找到?   王某:都在网上。哪儿的都有。   民警:卖的男婴女婴?   王某:男婴,卖了四万五。   三年里,通过这种方式,王某夫妇共拐卖婴儿10名,非法牟取利益50余万元。   按照公安部要求,此次行动中,对于被网络买卖的儿童,要一律解救,找到亲生父母之后送还亲生父母。在找到亲生父母之前,这些孩子将被送到福利院临时安置。   而作为“圆梦之家”的创办人和管理人,不论初衷如何,周某深知他所做的事情已经违法:   犯罪嫌疑人周某:最初还是想通过这种平台去帮助一些想收养孩子的人。自己也体会过那种心情。但是慢慢就发生了质的改变了。变成那种利益熏心的。慢慢变成一种高补偿以后,它就已经变质了。现在比较后悔。如果选择重来的话,我想我肯定会关闭这个网站。   在圆梦之家的网站很醒目的位置上,周某在2012年将《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以发帖的形式张贴出来,但是他可能没有将第二十条:严禁买卖儿童或者借收养名义买卖儿童牢记心中。对于他以及几百上千个家庭来说,一切都没有重来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