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乘梅花拳一代宗师—王鼎

    [发布时间:2016-9-26 浏览次数:930]

  •     

    cialis cena bez recepty

    cialis 20mg vs 10mg

    上乘梅花拳一代宗师—王鼎

    上乘梅花拳一代宗师王鼎先生、号夏莲,(1882-1985)精通上乘梅花拳和传统武术,作为福州榕城武术界近代名人,我们深切地缅怀他。一代宗师王鼎先生,福建福州人氏。生于清农历十月初六。年满百岁后,仍身体健康,耳聪目明,神采奕奕。1985年农历十月初六,众第子们为恩师祝寿,庆贺103岁生日而欢聚一堂,席间师尊侃侃而谈乃辗腿振臂,在众第子的围簇中安祥仙逝,享年103岁。
    王鼎师其祖父王金城为清朝旗营教师,父王振富为清朝武举。在世家武风熏陶之下,王鼎师与武道结下不解之缘。王鼎师十八岁时,于闽县举办武功考试中夺魁第一名,誉状“勇士”,受聘闽县武术馆教务长之职。1928年,南京“中央国术馆”招募,时王先生已四十多岁,为探究流派武技,追求武术精萃,毅然辞去教务长之职,不远万里汇川入伍。考场演练了家传“上乘梅花拳”,以优异成绩被录取编入教授班。于1931年由名流朋辈推荐,入十九路军任相关之职,辗转南京、江西、上海,后随军入闽。1933年末退隐于福州乡里。据王鼎师提及在南京、上海期间曾与太极名家过往密切,融洽甚欢,因此对太极拳之所得之所及斐然于俗;耳濡目睹其举手投足神气运筹可谓炉火纯青境界。王鼎先生一生:视劳作似娱乐,沿古道怀传统;崇尚天然,武德兼备;简朴中庸,底蕴渊博;宽人律己,淡泊名利!缅怀一代宗师之际,以我几年的亲身经历,目睹王师生前的生活情况与感想略叙之一二,让读者对师尊生前的日常生活情景有所了解。
      在金鸡山,西面山麓的半山腰上,那儿有这么一座土屋:周边是高高厚厚、绿葱葱的篱笆环绕着有一万五千多平方米内的果园,果园里栽植龙眼、桃树、梨树……一年四季,繁花似锦,果实累累。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师尊就在这里自食其力地经营他的果园,同时经营着“上乘梅花拳”。果园中央的位置上是一间方正十六平方米的土楼,门口迎面左为锅灶右为水缸;入门是迎接的楼梯,楼下陈放着劳作的各种工具;以及刀、枪、棍棒。楼上畅开四方窗户,目及瞭望四面风景。从西窗望去,窗前树梢上横幅的是:近泊屏山,远含西岭;宽阔的农田、蜿蜒横贯的河流和小路、错落村庄和星点的老树。这是一幅幅从清晨到晌午,春夏秋冬不断变幻着风情的风景。楼内一床、一柜、一桌、一藤椅、两凳子;东南角挂着精美刀、枪、剑,南壁挂着出自某进士手笔的一幅“荷莲”的泼墨画;桌子上陈放着时常变换花枝的花瓶和永远不变而显得干巴的砚台、一两枝不怎么起色的毛笔和好几张随时可以丢弃的纸张;偶尔也出现一两本书……这就是师尊一个人日常劳作起居的地方。 紧临土屋南面,是块长八米、宽五米的场地,东靠四口黑洞洞空坟矿,西临陡坡。这就是师尊称之为每日都要“冶治”的地方。师尊解释说,“人在其中就是锻炼和管理自己”。
    一日,我在“冶治”场中,萎靡不振。师尊见之后,认真严肃、音身挺直、双眼泛光:“窥你近日,目怀‘五义七侠',估为其颠狂幻想所耗!果不出其然,此类乃腹空俗子闲情之适物;少年食之:歪曲心志,浪荡时光,可谓地道贻害少年之黑书!一寸光阴一寸黄金,学饮正道志在将来。望汝诫戒之!‘冶治'东头坟洞,西头陡坡,况若人间!谓之‘出生入死'、‘不进则退'。人,不知死何以惜生!若畏死何以殉道!搏击之术乃德中之道!不求文武上进,何德之有;不争朝夕,即属平庸。吾此所授非平庸之术……拳术艺事,军机之锋,兵械之本,关切命脉……平素即该专心治势,岂敢如此拉里拉塌……‘劲'乃心诚势成,心发而攻!椑阖天然,架不可散!架散必引敌深入,若失万一,防不胜返矣!……攻乃攻坚,生死之道,奚可轻易!轻易,无非持强凌弱,非武技之旨矣!古圣,集历来屡战之精华,谱之大道以铺其坎,补人不平强身强国。小人辈出,伊始道德泛散,先圣逐以逐密逐稀其法,几是绝之。……糊思遐想,假形雕琢,同若黑书,汝即可随波逐流去罢!”
    当时,真是被蒙得一头雾水,所以忆记犹新。如今回想起来,得出这样的结论:师尊早已经跟不上时代的发展的步伐;这一定是老师尊对师尊根深蒂固的训教。
    水在山脚,吃在山上;上下左右,葱葱郁郁;起草添肥,修枝剔虫;耕种取植,衣食住行;冶治情操,秉德不忘;日复一日,出入生死;所以,师尊根深蒂固长短之情尽系其中。
      这田园般的生活环境虽然不能与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相媲美,但我总觉得师尊是陶渊明式的人物;如果陶渊明是因其文给我们留下千古向往的风韵而扬名的话,那师尊就更胜过陶渊明。他勤劳、雅逸、宽容、脱俗、健康、勇敢、乐观、坦然,却没有一丝像陶先生那样给人留下隐晦在《归去来辞》里的情调。他举首投足之间,讲经释疑之间,又会使你感到他是一位慷慨激昂的长者、是一位由脖缠长辫的青年跨越三朝风风雨雨的长者!他,热爱和谐,从不争吵;他,热爱和平,从不松懈!
    我不懂师尊肚子里究竟装了多少“墨水”、有多少知识?那年代视文如蛊,大部份学者、老师头上都戴上长长尖尖的帽子。当时,师尊才会劝我不要上学。
    师尊平时会说些故事、讲些“莫名其妙”的道理;而主要的是他那精湛莫测的“功夫”真正地吸引了我的好奇心;正因为如此,跟随为师的几年里,作为一个游子的我渡过了悠然的好时光。
    从师时,只感觉师尊是一个五十岁左右、“音声如洪,手脚敏捷,身怀武艺”的大人,仅此而已。当时,他已是85岁高龄的老人,耳闻目睹,今昔相形,这令我赞叹不已!现在我们都知道:身体康健有赖于锻炼外,更要注重的是优良的心理素质,而优良的心理素质是跟龙的传统思想文化的底蕴分不开的,这不是每个人说办就办得到的。就如同当初师尊所谓“全生”之类,我全听不进去!当意识感到它的重要性时,已经失去了一大段大好时光,以至陷入“尘泥”难以自拔!  如果,多追随王师几年,一切都会改变……几年前,也勉强在山上买了一幢房子,模仿王师的模样生活一番!然而,肚子里空空如也却欲念缠绕!房子也只好空空“如野”了。因此,“返璞归真”还真正是一种奢望!我不理解师尊如何能轻易地做到这一点,这只能说明我学得太少太少!了解的还太少太少!所以对我来说,师尊的离去,就像天边的北斗——只能敬仰!仰慕!怀念!
      王鼎先生一生:视劳作似娱乐,沿古道怀传统;崇尚天然,武德兼备;简朴中庸,底蕴渊博;宽人约己,淡泊名利!
    我们怀念一代宗师王鼎先生。我们曾受艺于他,只算轻沾浅尝乃受诲不浅。谨值王鼎先生诞辰周年之际,公开发表师尊所授之《上乘梅花拳宗渡传法》之《表里金言》以表对师尊王鼎先生之怀念之心、之崇拜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