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钱塘江[自然奇观]

    [发布时间:2016-10-7 浏览次数:764]

  •     

    viagra cena heureka

    viagra cena lekaren by-expression.com

    vivitrol alcohol

    ldn cfs open

    钱塘江[自然奇观]
    钱塘江,钱塘江是浙江省最大河流,古称浙,全名“浙江”,又名“折江”、“之江”、“罗刹江”,一般浙江富阳段称为富春江,浙江下游杭州段称为钱塘江。钱塘江最早见名于《山海经》,因流经古钱塘县(今杭州)而得名,是吴越文化的主要发源地之一。是宋代两浙路的命名来源,也是明初浙江省成立时的省名来源。以北源新安江起算,河长588.73千米;以南源衢江上游马金溪起算,河长522.22千米。自源头起,流经今安徽省南部和浙江省,流域面积55058平方公里[3] ,经杭州湾注入东海。
    钱塘江潮被誉为“天下第一潮”,是世界一大自然奇观,它是天体引力和地球自转的离心作用,加上杭州湾喇叭口的特殊地形所造成的特大涌潮。

     

    钱塘江干流概况
    钱塘江干流各段随地异名。从发源地始,为大源河。再然后,叫做率水。在屯溪,新安江上游一条重要的支流横江流入了率水。从屯溪的率口往下,一直到浦口,这条河流称为渐江。在浦口,渐江与新安江的二级支流练江交汇。在练江这一段当中,有几条重要的三级支流汇入,分别是丰乐河、富资水、扬之水。练江在浦口与渐江交汇后,注入千岛湖,一直往下流。然后,跌出大坝到达浙江境内,到了建德,先是叫做新安江,进入桐庐县后名富春江。到了杭州闻家堰,这条河流又改叫钱塘江。之后汇入东海。

     

     

    北源新安江
    新安江源出古徽州休宁县六股尖东坡,源头海拔1350米,北流近20千米左江龙溪后称大源,东北流约17千米,右纳小源后称率水(上游在率山,故名)。以下在休宁县境右纳沂源,新岭水,汊水,在屯溪左汇横江后称渐江,东北流21千米至浦口,左纳新安江最大支流练江后始称新安江。自此折向东以,沿途左汇棉溪、昌源、大洲源;右汇街源河,在街口附近进入浙江省境,继续东南流,经淳安、建德两县,左纳云源港,东源港,右纳郁川(郭村溪)、武强溪、凤林港,穿铜官峡谷(新安江水库大坝在此修建,水库回水可上溯至安徽深渡),再右纳寿昌江,流至梅城东与兰江汇合后称富春江。
    新安江属山溪性常年河,含沙量少,清澈见底。新安江水电站未建前,河床比降大,沿江多峡谷险滩。电站建成后,紫金滩以下形成一个面积为580平方公里的新安江水库(又称千岛湖)。富春江水电站建成后,富春江水库回水已达洋溪。梅城水位稳定在22-23.5米之间。紫金滩以下的急流已消失,50t货轮和200客位客轮自梅城可达白沙。洪水受新安江水电站调蓄控制,最大流量为13200立方米/秒。 干流长359千米,流域面积11674平方千米。其中安徽和浙江省境内分别为6025和5645平方千米,江西省境内4平方千米。安徽省境多年平均流量166立方米/秒。总自然落差1240米。水能理论蕴藏量55.2万千瓦。
    新安江主要支流:寿昌江、东源江、丰乐河、武强溪、昌溪、休宁河等。

     

    南源马金溪
    马金溪,为兰江上源,源出皖境县青芝埭尖北坡,源头海拔810米。汇流后称龙田溪,东南流入浙江省称齐溪,右汇源出莲花尖的左溪,至马金镇右汇何田溪后称马金溪,折向西南流,左汇村头、金村、右汇中村、池淮诸溪后称常山港。再下行右汇龙山溪,左汇(九王)溪后入常山县境。县城附近开始,常山港循东西方向下泄,右汇龙绕、南门、左汇虹桥、芳村诸溪,至衢县西南郊双港口,右汇江山港后称衢江。衢江沿东北东方向下泄,接纳了众多支流,为羽状水系,其中较大的有右岸的乌溪江、灵山港,左岸的铜山源、芝溪、塔石溪,至兰溪市南郊的马公滩,右纳金华江后称兰江。从兰溪市折向北流,右纳梅溪,大溪,左纳甘溪,至建德县梅城镇东与北源新安江汇合后称富春江。干流长303千米,流域面积19468平方千米。  兰江段有支流金华江。衢江段支流有江山港、乌溪江、灵山港。

     

     

    富春江段
    新安江和兰江在建德市梅城汇合后向东北流,下行至浦阳江口东江嘴的河段称富春江,长102公里,区间流域面积7176平方公里。北源至此全长为461公里,流域面积38317.6平方公里。 从新安江、兰江在梅城东关汇合后始,自梅城东北流至乌石滩进峡谷,又东北流与桐庐县严陵滩相接,这一段江又称七里泷。出七里泷富春江水库后,江面开阔,宽400~700米。至桐庐县,左纳分水江;至窄溪镇,左纳渌渚江。两岸地形起伏,至场口镇始有较大平地,至富阳附近河道弯曲,宽500~900米。富阳以下,水流分叉,河中多沙洲,以铜钱沙为最大,河岸及沙洲有此涨彼坍情况;再向下至浦阳江口,河道受潮汐影响渐大,河宽450~1200米。富春江段有支流:分水江、渌渚江、壶源江。

     

    钱塘江段
    富春江在桐庐县城北左纳分水江后向下游左纳渌渚江、新桥江(苋浦),右纳大源溪、壶源江,至东江嘴进入钱塘江河口区的过渡段。至萧山市闻堰南侧的小砾山,右纳浦阳江后,集水面积41769.1平方千米。富春江在闻堰镇附近纳浦阳江后称钱塘江,小砾山以下江道折向西北,至九溪又折向东北流,加上西湖为一点,形若反“之”字,故又称“之江”。
    闻堰镇小砾山至杭州市闸口段区间汇水面积176平方公里。钱塘江河口段主槽摆动频繁,新中国成立后,经过整治,闸口至海宁十堡段60余公里河段已基本稳定。在南岸绍兴县新三江闸附近,曹娥江从右岸汇入后,钱塘江继续向东北流至海盐县澉浦镇长山闸与余姚、慈溪两市交界处西三闸连线上,进入钱塘江河口区的潮流段(也称河口湾—杭州湾);最后在杭州湾芦潮港闸和外游山的连线上注入东海。
    钱塘江河口呈巨大的喇叭形,外口大、内口小。杭州湾口南北两岸相距约100公里,至澉浦缩小到20公里,再上至海宁盐官,仅为2.5公里。钱塘江河道自澉浦起,河床急剧抬高,致使河床容量突然变小,大量潮水涌入变浅的河道,使潮头受阻,而后面的潮水又急速推进,出现水面壅高,甚至翻滚掺气,形成天下奇观“钱江潮”。
    钱塘江段干流,流经浙江的杭州市区、余杭、海宁、海盐、平湖、萧山、绍兴、上虞、余姚、慈溪、镇海区,和上海的金山、奉贤、南汇。支流有浦阳江、曹娥江。

     

    主要支流
    钱塘江的主要支流有:休宁河、洽阳河、桂溪、练江、昌溪、寿昌溪、兰江-衢江-常山港-马金溪、金华江-东阳江、清渚港、分水江、大源溪、渌渚江、壶源溪、浦阳江、曹娥江。其中较大的有兰江、婺江、分水江、浦阳江、曹娥江、渌渚江。

     

    河流源头
    最早提出钱塘江源头的是《汉书·地理志》,该书简略地提出浙江“水出丹阳黟县南蛮中”。《后汉书·地理志》又提出“浙江出歙县”。北魏地理学家郦道元肯定了汉书中的说法。此后人们一直把新安江上游作为钱塘江的源头。
    20世纪30年代,地理工作者实地考察后,认为钱塘江发源于浙江、安徽、江西三省交界的开化县马金溪。20世纪50年代,电力工业部上海水力发电设计院和浙江省水利厅勘测设计院联合组织的钱塘江查勘队,对钱塘江进行流域性的水利土地资源的查勘,确定了钱塘江源出于浙皖赣三省交界处的莲花尖。1979年版的《辞海》有这样的记载:钱塘江,旧称浙江,浙江省最大河流,上游源出浙皖赣边境的莲花尖。20世纪70年代末,一些学者和新闻工作者再次组织了江源勘查,提出新的意见,认为钱塘江源头,应该在安徽省休宁县龙田乡境内的龙溪(即龙田河),即青芝埭尖。
    20世纪80年代,浙江省组织了一支科考队,对新安江进行了深入的实地考察,确定钱塘江正源是新安江,源头位于安徽省休宁县海拔l600多米的怀玉山主峰六股尖。入海口位置是浙江省海盐县的澉浦至对岸余姚市的西三闸一线,全长605公里。
    2010年9月,浙江省测绘与地理信息局发布了《浙江省测绘与地理信息局关于启用浙江省主要河流长度、流域面积、主要湖泊面积数据的公告》。在该公告中,钱塘江以北源新安江起算,河长588.73 公里;以南源衢江上游马金溪起算,河长522.22 公里。在行政管理、新闻传播、对外交流、教学等对社会公众有影响的活动中应当使用该数据。

     

     

    钱塘江文化渊源
    钱塘江是吴越分野之地,其中杭州位于钱塘江南北两岸,可称“吴越并载之”。有相关证据表明,位于钱塘江南岸的杭州萧山,是吴越文化的发源地之一。吴越文化是钱塘江文化的根基和母体。吴越文化“海纳百川、兼容并蓄,聪慧机敏、灵动睿智,经世致用、务实求真,敢为人先、超越自我”的特征为钱塘江文化的发展打下深刻烙印。钱塘江文化先天秉承了吴越文化的气质。
    在钱塘江流域广大的区域内还分布着良渚文化、南宋文化、西湖文化等多个区域文化。他们千姿百态,具有明显山水地域色彩,极富文化特色。作为玉文化的代表的良渚文化历史悠远,其“祥和、图腾”的特点,为其增添了厚重而朴实的色调;南宋文化中的“世俗化、市井化”特色,与江河渡头结合,便有了如七堡茶馆、笕桥老街的风韵;西湖文化“精致、和谐”的特征也融进了钱塘江文化,诞生了《富春山居图》这样的巨作;运河咿呀的摇撸声与放排人的山歌共鸣。这些无不对钱塘江文化起着有益的补充和借鉴。钱塘江文化继承了良渚文化和南宋文化的特色,在与西湖文化和运河文化的共融中又有着自身的创新和发展,同时更具“大气、开放”的特质。
    钱塘江流域名人荟萃,有着深厚的文化积淀。钱塘江流域涌现出科学家王充、文学家王国维、历史人物孙权、陈硕真、当代画家叶浅予、作家郁达夫、革命文艺家夏衍等。画家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尽显钱塘江山水的魅力。历代无数名人游历钱塘江山水,留下了脍炙人口的诗文。弄潮儿一词,本是宋代钱塘江涨潮时,对“浮潮头而戏弄”者的昵称。弄潮儿指的就是朝夕与潮水周旋的水手或在潮中戏水的少年人。钱江潮闻名天下,弄潮儿勇搏激流、拼搏进取的精神逐步演化出 “弄潮儿”精神。“竞奔不息,永立潮头”正是这种精神构成了钱塘江文化的精髓和灵魂。

     


    钱塘江水文特征
    钱塘江主源出自休宁县大尖山岭北麓的板仓,往东北流贯浙江省北部,至澉浦经杭州湾入东海。澉浦以上河长约500公里,流域面积50100平方公里。流域来水丰沛,河流中含泥沙量小。根据潮区界芦茨埠站资料统计,多年平均年径流总量为291亿立米,多年平均年输沙量500万吨。径流系数稳定,天然径流存在有11年和14年的准周期变化。有丰富的水能资源。天然径流的年内分配很不均匀,4、5、6月份梅汛期水量约占年总量的50%,最大洪峰流量达29000立米/秒(1955年);枯季最小流量为15.4立米/秒(1934年);7~9月为台风雨季节,但产生较大洪水的机会不多。
    钱塘江径流变幅大,来水和来沙季节性变化大,3~6月水量占全年的57%,10月至翌年1月水量仅为全年的15.6%。多年平均流量1468立方米/秒,芦茨埠站实测最大流量29000立方米/秒(1955年6月),最小流量27立方米/秒。全流域年径流总量 463亿立方米。多年平均含沙量0.2千克/立方米,年输沙量703万吨。潮汐为半日潮。由于杭州湾宽度自口外向口内急剧收缩,潮差沿程递增。湾口南岸镇海的平均潮差为1.69米,湾顶澉浦平均潮差为5.45米,最大潮差8.93米。进出澉浦断面的平均流量为14万立方米/秒,远较流域来水为大。北岸的潮差比南岸大,芦潮港比镇海大1.49米,澉浦以西,河床急剧缩狭抬高,潮波变形剧烈,在尖山附近产生举世闻名的钱江涌潮。涌潮在盐官(过去称海宁)一带最高,潮头通常为1~2米,实测最高达3米,潮波传播速度8~10米/秒。涌潮破坏力很强。曾实测到涌潮压力达7吨/平方米,安放在丁坝头重达25吨的混凝土块体有时也被冲走。尖山、盐官一带最大垂线平均流速高达4~5米/秒。盐官以上河段, 涨潮流速比落潮流速约大一倍。潮流中挟带的泥沙量随流速大小发生变化。尖山、盐官一带含沙量最大,实测最大含沙量高达51千克/立方米,澉浦平均含沙量一般为3~4千克/立方米,平均每潮进出的沙量约为1000万吨。
    长江冲淡水对杭州湾水体含盐量分布有明显影响。金山以东水域,盐度横向分布南高北低。由于潮流强,钱唐江河口的盐淡水混合属垂向均匀混合型,盐水入侵界随钱塘江径流大小而上下移动,枯季盐水可上溯到杭州市以上,影响杭州市的工农业和生活用水。
    河口段河床既宽又浅,低潮水深1~3米,潮间带十分宽广。在强劲的、流路分岐的涨落潮流作用下,随着径流与潮流对比势力的消长,河床变形剧烈。在径流弱,潮水强的秋季,主槽顺着涨潮流顶冲的方向摆动,在径流多的季节,主槽顺落潮主流方向摆动。随着丰水年和枯水年的交替,主槽摆动还有多年的变化。如1962年至1969年,尖山附近主槽摆动幅度近20公里。在主槽摆动过程中,受主流顶冲一侧的滩地迅速崩坍后退,曾测到高滩一天崩坍 245米的纪录。河床纵向冲淤变化也很强烈,盐官以上河段洪季冲、枯季淤,以下河段则反之。河床平均冲淤幅度可达5米。

     

     

    钱塘江流域概况

    钱塘江气候
    钱塘江流域邻近中国东南沿海,位于亚热带季风气候区,平均温度17℃,天气干燥;夏季多东南风,气温高,光照强,空气湿润;春秋两季气旋活动频繁,冷暖变化大。春季及初夏多锋面雨,夏秋之际多台风,季风环流的方向与主要山脉走向基本正交,山脉起着阻滞北方寒流和台风的作用。年平均降水量1600mm,其中4—6月多雨,占50%,易发洪、涝灾害;7~9月占20%,旱灾频繁。河川径流年内、年际变化较大。如富春江芦茨埠站(控制面积31700平方公里)实测丰枯年径流之比为5:1。

     

    钱塘江经济社会
    钱塘江流域是中国重要的中华文明发祥地之一,在距今数万年前,即旧石器时代,新安江支流寿昌江畔便有原始人类“建德人”活动的踪迹。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存非常丰富。
    秦汉时期,历时440年,钱塘江流域城镇发展在总体上比较缓慢。但是在东汉时期,钱塘江流域出现了大转折,城镇发展迅速,广阔的中上游地区也新建了许多县级城市,开始逐渐缩小与黄河流域的差距。同时,此流域土地利用状况在东汉时开始有所变化,究其原因,一方面是由于和平环境人口的自然繁衍以及对粮食需求的增加和鉴湖的形成,另一方面是由于西汉文、景帝采用“与民休息”、“轻徭薄赋”的政策,使生产逐渐得到恢复和发展。从东汉中后期起,开发相对较早、发展相对较快的钱塘江下游其城市逐渐崭露头角,呈现出不断加快的发展势头。
    六朝时期是钱塘江流域城市崛起的时期。首先表现为郡县城市数量的大幅度增加和地域分布格局的初步形成,这与此期历代政权为稳固统治,积极进行政治地理的开拓和大量增设郡县有着直接的关系。这一时期,“草市”开始出现,传统市场制度开始发生变化,城市网络联系也开始萌芽。
    孙吴之后,经西晋的短暂统一,到东晋南朝时期,钱塘江流域的政治地理开拓进一步走向深化。就钱塘江流域经济发展的全貌而言,它不仅远远超过了秦汉时期,而且与同时期的十六国北朝相比,也已经赶上甚至超过北方,造成这一切的主要原因在于北方战乱造成大量人口南渡,给南方带来了大量的劳动力和先进的技术,在促进江南开发的同时,使都市人口急剧增加。另外,社会的安定也促进了人口的自然增长。所有这些为提高流域的城镇建设水平,加速了流域的开发创造了重要的条件。
    隋唐五代十国时期,共397年时间,这段时期是中国封建社会继汉代以后的又一个兴盛期,也是中国古代城市发展的第二个全国范围的高潮期。随着经济重心的持续南移,广大南方地区尤其是江南地区的社会发展水平开始赶上中原地区,其城市发展也呈现出与中原平分秋色之势。这在钱塘江流域表现得特别明显。五代,钱塘江流域一直被钱氏所统治,杭州成为钱镠建立的吴越国的都城,一跃而成为地占两浙十三州、一军的吴越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使杭州甚至钱塘江流域有着突非猛进的发展。
    由于北方生态环境的恶化,造成大量北人南移,大大促进了钱塘江流域城镇的发展。唐代以后,南方与北方的生态条件有了相对变化。整个的经济活动重心也转移到南方地区。此外,五胡乱华及金人元人入侵,迫使人民向南逃避。在经济因素之外,又增加了非经济因素,促成中国人口由北向南的长期大迁徙。
    两宋时期,钱塘江流域的发展相对达到了鼎盛时期,成为了当时国内外文明一世的地区。其市镇,无论就其经济状况还是社会状况而言,都越来越多地呈现出城市化的特征。特别是那些规模较大、工商业发达的镇市,实际上已初步发展成为与传统州县城市不同的新兴经济都市。市镇的发展和兴盛,对钱塘江流域农村的社会经济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元明清时期,在总体上钱塘江流域城市处于缓慢发展和相对停滞的状态,但就当时全国范围来看,流域城市在发展水平上仍保持着一定的领先优势。

     

     

    钱塘江观潮
    钱塘潮指发生在钱塘江流域,由于月球和太阳的引潮力作用,使海洋水面发生的周期性涨落的潮汐现象。钱塘江大潮是世界一大自然奇观,是天体引力和地球自转的离心作用,加上杭州湾喇叭口的特殊地形所造成的特大涌潮。2012年6月5日正是农历四月十六,钱塘江在月偏食作用下迎来新一轮大汛期,大潮再次爆发。每年农历八月十八,钱江涌潮最大。海潮来时,声如雷鸣,排山倒海,蔚为壮观.。“八月十八潮,壮观天下无。”这是北宋大诗人苏东坡咏赞钱塘秋潮的千古名句。北宋诗人潘阆有一首诗写道:长忆观潮,满郭人争江上望。来疑沧海尽成空,万面鼓声中。弄潮儿向涛头立,手把红旗旗不湿。别来几向梦中看,梦觉尚心寒。这首诗便是当年“弄潮”与“观潮”活动的真实写照。交叉潮距杭州湾55公里有一个叫大缺口的地方是观看十字交叉潮的绝佳地点。由于长期的泥沙淤积,在江中形成一沙洲,将从杭州湾传来的潮波分成两股,即东潮和南潮,两股潮头在绕过沙洲后,就交叉相抱,呈现出“海面雷霆聚,江心瀑布横”的壮观景象。一线潮是雾蒙蒙的江面出现一条白线,迅速西移,犹如“素练横江,漫漫平沙起白虹”。回头潮是从盐官逆流而上的潮水,将到达下一个观潮景点老盐仓,最佳观潮地点在海宁市的盐官镇,观潮的最佳时间是每年农历的八月十五到八月十八。

     


    钱塘江航运状况
    钱塘江流域从事水运生产的就业人员有10多万人。2002年流径钱塘江水域的水运量为4214.1万吨,占杭州水运量的70.7%,大多属于区域内流转,其中由京杭运河通过三堡船闸流入量为407.4万吨,由钱塘江水域流径京杭运河的水运量为324.2万吨,出入萧绍内河的量为379.8万吨,出海运量为2.34万吨,截止2002年底,常年在钱塘江水域航行的船舶已达3928艘,计44.5万载重吨。

     

     

    钱塘江海塘修筑
    在历史上,钱塘江在注入杭州湾时,江道流路曾有多次变化。从春秋时代到南北朝时期,江水一直靠着南岸出海。因此为抵御潮水冲击,修筑海塘向来是宁绍平原沿岸地区的重点水利工程。自宋代起,江道开始发生变化。1219年,江流突然偏北,海宁盐官一带的平原沃野受到潮水侵袭,纵深达30余里。此后,虽然江道主流主要偏在南岸,但已经不再稳定,经常出现忽南忽北的变化。到明末清初,江道主流开始稳定地偏向北岸。这样,修整海塘便成了杭嘉湖平原沿岸地区的当务之急了。据历史记载,在明朝的276年中,仅海盐、平湖就修筑了21次海塘。钱塘江出口稳定在北岸后,南岸故道就逐渐淤积,岸线也随之外涨,其中变化最大的是旧余姚县以北一段。北宋以前,这段海岸大致在临山、周巷、浒山、观海卫、澥浦一线,北宋庆历七年(1047年)修筑的古大塘,其位置就在这一线。从明朝开始,大古塘以外岸线不断向北涨。为了开垦利用新增加的海涂沙地,人们一再向北增筑海塘,至清末已筑到七塘,此后有进一步修筑,慈溪、余姚一带的三北平原(余北、慈北、镇北)由此形成。
    钱塘江海塘是中国一项伟大的古建筑。据推测,8世纪70年代在杭州附近已修筑有土质海塘御潮。10世纪初,杭州附近筑捍海塘,为石砌海塘之始;清朝康熙、乾隆年间进一步发展为鱼鳞大石塘,沿用至今。钱塘江河口整治始于18世纪。1747年曾在河口赭山和河庄山之间开挖中小门,试图以此为中泓,稳定河势于两山之间,但不久复淤。新中国成立后,开始全面治理钱塘江水旱灾害,并大力开发水能资源。先后修筑江堤319公里,海塘403公里,建成库容大于1000万立方米的大中型水库42座,总库容285亿立方米。建成新安江、富春江、湖南镇、黄坛口、枫树岭、青山殿等大、中型水电站以及小型水电站1000多座,总装机130多万千瓦时。现有水利设施在—般干旱年份可灌溉农田41万平方公里。修筑的江堤海塘已能抵御10-20年一遇洪水位和10级台风暴潮。在河口区通过修建/顷堤,抛筑丁坝群结合围垦稳定河势。30多年来共计围涂100万亩。盐官以上河宽已固定在1~2.5公里之间,河势已趋稳定,闸口至仓前段河底刷深1-1.5米,可候潮行驶100—200t级船舶。此外,在杭州建成了可通300t级船舶的三堡船闸,沟通了钱塘江与京杭运河的航运。旅游事业也有较大发展,开辟了新安江一富春江风景游览区。

     

     

    钱塘江水能开发
    根据钱塘江自然条件、水能资源和社会经济特点,干支流的开发均以发电为主,兼有防洪、灌溉、航运、给水、渔业效益。
    全流域水资源总量力389亿立方米水能理论蕴藏量262.84万千瓦(包括安徽境内47.74万千瓦)。可能开发的装机容量200.14万千瓦,年发电量60.38亿千瓦·时。已建成的水电站(其中安徽境内1座),装机容量146.51引万千瓦,年发电量43.38亿千瓦·时,其中新安江、富春江、黄坛口、湖南镇、峡口5座水电站,装机容量120.17万千瓦,年发电量35.56亿千瓦时,均占82%。
    未开发的水电站大部分集中在高山区的支流上,这些水电站库容小,能量指标低,装机容量均小于5万千瓦 今后钱塘江的开发,干流应建航运为主结合发电的低水头径流式水电站;在一级支流上选择一批地形、地质条件良好、开发条件优越的水力枢纽;研究已建水电站如新安江等的扩建、安装抽水蓄能机组的可能性和经济合理性,以充分发挥已建水电站的作用。